网络博彩公司主页 > 网络博彩公司 >

龙8国际long8_奥门新葡京官方网址

如何看待《1984》这本书?

时间:2017-07-31 19:39 点击:

中老年工人阶级当然是直男癌的,不信你和你看大门的舅舅、农村的七大姑八大姨讨论下老婆是不是生育工具?讨论下同性恋恶不恶心试试?

我敢这么说,是因为我对知乎用户群体的把握。早两年,知乎用户的主体是80末90初出生的北漂沪漂等各种漂,北上广土著在人数上并不占优优势。

那个年代的穷人靠着扩招上了好大学,今天寒门再难上清华影响的就是这批人(的子女),农村的七大姑八大姨和他们有文化断层,让他们特别反感。

所以在知乎,痛恨乡贤、宗族、阶级固化等等是非常主流和政治正确的,便是这种北漂沪漂为主的伪精英对束缚自己的家乡封建糟粕、压制自己上升的阶级固化的痛恨的表现。

到了这两年,95后大量涌入知乎,95后有什么特点?95后和中国社会整体结构是两个世界。

中国社会变化速度之快,尤其体现在社会结构的“增量”和“存量”的巨大差异,已经可以用“鸿沟”来形容。

全国95后50%能参加高考、40%能接受全日制高等教育,18岁前就工作的95后小于一半了。这是增量。

上海、北京作为全国一线城市,劳动力平均素质是全国前列的,但北京工作人口中大专以上学历才三成,上海更低,才两成。北京、上海这两座城市的党政机关的处级干部选拔,至今只敢把学历要求放在大专文凭,而且在职大专也认可,为什么?因为60后、甚至70后没几个全日制大专以上学历的。这是存量。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青年和中老年人之间的代际差异,很多情况下甚至比阶层差异更大。

一小撮95后左派,因为自己所处的这一代人教育普及,人人上网看美剧看日剧看日本动漫,文化早就潜移默化和欧美主流价值观接轨,便认为世界都是这样,老是来知乎教训“资乎”,结果“资乎”用户真的下沉了,穷人、老人都上网了,就被直男癌工人阶级教做人。

传统工人阶级是直男癌的,亲LGBT运动的左派出现和扩张实际上是新生代高等教育普及、白领化、中产化的结果。

95后LGBT共产主义所面临的尴尬,在于理念上的进步主义和实操中的阶级斗争的重合是一种想象的共同体,他们不会自发团结,而需要经过人为的撮合(也未必能撮合成功)。

马尔库塞《单向度的人》曾有这么一段话:

“如果工人和他们的老板享受同样的电视节目并漫游同样的游乐胜地,如果打字员打扮得同她雇主的女儿一样漂亮,如果黑人也拥有凯迪拉克牌高级轿车,如果他们阅读同样的报纸,这种相似并不表明阶级的消失,而是表明现存制度下的各种人在多大程度上分享着用以维持这种制度的需要和满足”。

今天这段话完全可以改编一下:

“如果年青一代无产阶级和王思聪打着一样的游戏,而他们爸妈/乌有老左 认为吃pizza都是小资气的表现,你说他们会打心眼里认同哪一边?”

安心院熏染和OttoHan,这两位最近的争论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发生的,甚至可以说知乎左派(含被开除左籍人士)的很多撕逼内容,包括从2013年以来的各种网络左派的撕逼,都是绕不开这个大背景。社会运动的策略问题太敏感了,我们还是来谈谈社会学、搞搞国际比较研究。

欧美历史上也有个阶段很像今天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社会结构也快速变化,那是20世纪50-80年代,也就是战后的黄金发展时期。这段历史对欧美政治、特别是欧美左翼政治有着重要的意义,因为这段时期的社会变迁,导致今天欧美的左翼主流是白左(布莱尔式的“第三条道路”社民党、美国民主党式的左翼自由主义)而非老左,社会运动的主流是LGBT、女权、环保、少数族裔运动,而非工人运动。

一、政治上的变化

政治上的变化,也就是台前的变化,一是发生了左翼运动的主题转换,二是“阶级投票”的衰退。

(一)左翼运动的主题转换

所谓左翼运动的主题转换,就是白左取代老左、“新社会运动”、“新政治运动”取代阶级动员运动的地位。

所谓“新社会运动”和“新政治运动”,泛指70年代以来形成的反战和平运动、生态运动、女权运动、性少数运动、反种族主义运动等。这些运动的动员方式、动员主题都和传统的阶级政治话题无关,不是按阶级动员,而是按性别、族群来动员。

“这些运动并不是由生产关系直接构成的,它们导致了对社会阶级、政治矛盾和文化经验界限的重新划分。”——Scott Lash and John Urry: The End of Organized Capitalism, Blackwell Publishers,1987.

“是什么取代了阶级(话题)?”是左翼的新政治话题取代了阶级话题,而不是右翼的话题取代了阶级话题。“传统的‘左—右’维度已经发生了彻底的改变,虽然人们还提及左的或右的,但它们的含义却不同了。”

这一左翼运动的主题转换,被概括为从“反对工业资本主义逻辑”变为“反对晚期资本主义逻辑”。

(二)“阶级投票”的衰退

所谓“阶级投票”,就是社会阶级和政党选择之间的相关性。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七十年代中期以来,社会各阶层对左翼政党的支持率差距明显缩小。

关于“阶级投票”的下降,有多种解释,包括工人阶级中产化、左翼政党政治纲领中间化等老生常谈。我个人认为最值得关注的一种解释是“认知动员论”,实际上它不仅可以解释阶级投票下降,也可以解释台湾的民进党成功依靠新媒体战胜依靠基层桩脚的国民党。

“认知动员论”认为,传统工业社会整体的教育和政治信息获取水平仍然较低,多数选民只能根据个人从属的比较封闭的小社会环境来选择政党,因此工会、农会等基层桩脚就有较强的选票动员力。而随着教育、尤其是大学教育的发展,选民的选择越来越独立于个人的社会关系网络。电视、互联网的发展,使得政治宣传和鼓动日益绕开桩脚进行。在这个过程中,选民的选择未必更理性,但是更独立于个人的社会关系网。

二、社会结构的变化

台前的政治局势的变化,根基于社会结构的变化。

20世纪60年代以来,西方世界发生了一系列的社会结构的变化,对于这些变化,不同的理论家抓住不同的特点进行概括,命名为后工业社会、后福特主义、后现代社会或者晚期资本主义等等。

在这些变化中,至少有以下几点,十分重要且值得我们关注和思考:

(一)无产阶级的白领化与知识化

传统工业工人数量持续减少,新兴工业工人数量逐步增加;物质生产部门的工人逐渐减少,非物质生产部门的工人大幅增加。在新科技革命推进下,西方国家产业结构以传统工业为主导的产业逐渐被以知识为主导的高新技术产业所代替,从劳动密集型到资本密集型再到技术密集型和知识密集型的转化。电子信息、网络工程、通信工程、生物工程、新材料工业等新兴产业从传统工业群中分离出来。能源、原材料等成本消耗巨大的第一、第二产业的比重大幅下降,第三产业的比重迅速扩大,它的产值与就业人数逐渐超过物质生产领域的产值与就业人数的总和,继而成为社会的主导产业。由知识经济所带动的诸如金融、保险、证券、咨询、会计、信息、文化、教育、旅游等大量服务部门的第三产业劳动力,已成为就业人数最多和增长速度最快的产业。早在1970年,美国非物质生产部门在非农就业人数中的比例就达到了三分之二(陈招顺:《美国就业结构的变化及其原因》,《外国经济参考资料》,1983年,第53页)。

另一方面,则是无产阶级的知识化,美国大学的入学率1980年达到56%,1995年达到81%,在年青一代中普及了高等教育。大量的劳动已处于直接生产过程之外,更多的劳动者成为生产的监督者、协调者和操纵者。相应的生产的组织形式与管理方式也发生变化,从人们从大机器、工业车间流水线上的集体劳动变为远程的、分散的、个性化的劳动。

(流水线集体劳动的场景,但已逐渐式微)

(化工生产控制中心,即使仍然是物质生产部门,由于化工行业的特殊性,一般是无人生产线,全部在生产控制中心,通过电脑和网络进行控制。)

(多数白领在工作中各管一摊)

在这个产业升级的过程中,新中产阶级在西方社会迅速成长与壮大,成为主要职业群体与阶层。传统的“白人男性蓝领”形象(1962年法国三分之二的就业人口是白人男性蓝领)逐渐边缘化,较为一致的无产阶级生活方式也就趋于消失,无产阶级内部利益的复杂化和多元化。

(曾经同质化的无产阶级形象:白人男性蓝领)

(这当然是现代无产阶级,毛主席视察武钢)

(这也是现代无产阶级,刘少奇接见掏粪工时传祥)

(又或者……)

下面两段都是(一部分)无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但一个普通人实在很难发自内心地认为他们是“同一个阶级”,而他们之间也很难自发地认为对方是阶级兄弟。

1、帝都金融民工装腔指南|金融|金融民工|装腔_新浪财经_新浪网finance.sina.com.cn/zl/金融街7号,英蓝国际金融中心,金融民工心目中的高富帅集中营。英蓝1楼,星巴克,金融民工心目中的装逼集中营。只要有空,金融民工都会来到这里,穿上已经洗的发亮的工装,点上一杯82年的Latte和一块入口即化的蛋糕,再找上一个靠窗的座位,翻开昨天刚到的 盗版CFA NOTES,细细品读起来。如果恰巧碰上熟识的金融民工,则正好可以一起探讨近期的学习心得:谈笑间,言必称习办,克强。吃完走出大厦,金融民工感觉自己像刚冲满电的马达,能量爆棚,忍不住对着天空大喊一句"加油!"。然后径直走进了对面的新盛大厦。2、工厂卧底,深度调查,“杀马特”级农民工APP机会何在?-虎嗅网huxiu.com/article/127391)操作绑卡邮递等,对多数人复杂,且大家因为不熟悉操作,还面临对安全的怀疑。2)晋江不少工资卡直接是晋江农商银行,支付宝都加不进去的这种。所以最后都是微信红包直接充话费了。3)大家并没有多样性、冲动性网购需求,说白了还是没钱。镇上夜市足以满足低价消费需求,真正能买得起的产品在网上的质量不会比线下好。东莞比较明显,产品集散地,线上线下差别不大。

(二)经理革命

在苏联发生官僚膨胀的同时,资本主义国家则发生了“经理革命”,资本所有权和控制权的加速分离,主导企业甚至经济社会的权力将逐步由股东转移至经理阶层。

最近的王石华润之争就是比较典型的例子。

王石朋友圈:华润彻底否定万科管理层,遮羞布全撕去了guancha.cn/economy/2016目前,两家公司总持股比例已经接近40%,万科的重组方案能够获得股东大会三分之二通过几乎没有可能。自2000年华润替代深特发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以来,王石一直视华润为最好的大股东,华润对万科的帮助,体现在公司治理结构、股权分置改革等各个方面。一位地产大佬曾说过, 16年来,华润不仅几乎没有干涉过万科的经营和管理,还多次在关键时刻帮助万科。这种和谐的大股东关系,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万科建立了业界领先的职业经理人制度和现代管理制度。事实上,自2016年3月,华润首次公开质疑万科引入深圳地铁集团以来,这一突然反转态度,首次彻底打破了华润与万科维系了近16年的和谐。公司的快速发展需要引入大量资本,但大量引入资本势必稀释创始人的控制权。马云的办法是合伙人制度+绝对控股从淘宝网拆分出来的支付宝。通过支付宝这个关键少数撬动对淘宝的控制权。王石的办法是引入做甩手掌柜的央企华润,依靠和华润高层的良好关系确保了自己对公司的实际控制。以极少数股份掌控公司的管理层,需要弱势和分散的投资者(万科最大股东持股不超过25%)、巧妙的股权结构设计(2013年阿里巴巴拆分出支付宝至于马云个人名下)、复杂的关联交易利润套现(比如弄几个空壳公司让万科几百几千亿的收购一下)。

超级经理人现象是企业所有权和管理权日益分离的晚期资本主义的重要特征。这些超级经理人的利益与投资者有所矛盾,王石与更换了管理层的华润的矛盾是这种必然矛盾的偶然体现。投资者希望公司股价上涨,分红多多。而打压本公司股价,尽量减少分红,让利润留在公司账上,爬次山花个三百万,这才符合超级经理人的利益。

不仅是高级经理人,中下层企业管理人员也大幅度扩张。1945年美国男性管理人员(包括经理在内),占男性劳动者的9.2%,1957年这一数字达到26.2%,1970年是40%。英国企业内的行政管理人员,1951—1961年经理与行政管理人员增长了1.5倍,1961—1981年又增长了96.3%。他们的出现,很大程度上扩张了新中产阶级的数量。

这种扩张,部分地可以用全球化条件下的跨国集团的“总部经济”来解释,但只能解释一小部分。跨国集团海外子公司的管理工作并非由母国总部远程操作,也是在当地直接雇佣会计、人事、运营等等。

就我个人从事管理工作和企业实践的经验来说,管理人员数量是随着企业规模加速度扩张的,是分工复杂化的表现。十人规模的公司,老板亲自担任经理,也不需要分设行政、人事、会计等职务,公司一共两个层级,超级扁平化。100人的公司,管理的各个方面都要单独设置部门,并且有了各部门经理还不够,还要有总经理对各部门经理进行监督,一般三到四个层级。500人的公司,则不仅后台管理部门内部要设置二级部,总经理配备副经理,资本所有者要通过董事会、监事会相互制衡保障“最终决定权”,生产部门也要设立班组长或者主管来提供组织性。

海尔总裁张瑞敏:裁一万中层不多,不裁就会死guancha.cn/Industry/201曾拜访美国通用汽车,对方表示企业内部有14级层级

除了分工复杂化之外,庞大的行政管理机构意味着委托代理人问题的加剧,为此必须要设置监督机构来监督行政管理工作者,而监督者本身也是被雇佣的人也需要人来监督这些监督者。

中纪委决定成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_网易新闻中心news.163.com/14/0312/03中央纪委已决定成立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加强对中央纪委监察部机关、各省区市、中央和国家机关纪检监察干部的执纪监督,用铁的纪律打造过硬队伍,努力实现治理能力现代化。

纪委监督干部,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监督纪委干部,至于谁来监督纪检监察干部监督室……企业中也是一样的,班组长监督员工,HR监督班组长,HR总监监督普通HR。庞大行政管理体系内部互相监督的需要会指数化加速后台机构的扩张。

(三)工人阶级的生活明显改善

这一点不需要细讲。战后,西方国家建立了从摇篮到坟墓的无所不包的社会保障、福利体系,强大的再分配制度,绝对收入水平的提高,建立了比较完善的集体工资协商制度,普选权、结社自由、罢工权等等,这是有目共睹的。

但这些改良并没有提高革命的积极性,相反作为制度性的泄压阀,使得革命缺少合法性。没有形式民主、结社自由、游行示威自由和罢工自由的情况下,工人上街就是代表人民,有了形式民主和政治自由网上博彩,任何人上街都只代表自己,占领华尔街运动再喊自己代表全社会99%的人也没用,大选的得票率才算数。

(四)新自由主义与非组织化的资本主义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到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实行福特制的经济生活模式,特点是流水线作业、低技能工人、劳资集体谈判制度、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充分就业和福利国家。福特制生产方式,产生了工人阶级的生活方式相对同一化、同质化,工人的高度集中(一个厂区几万人),为统一的工会组织和工人集体行动创造了前提条件,容易塑造普遍的工人阶级意识,但是福特制下比较充分的改良措施,也使得工人阶级并没有革命的欲望。

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来的“停滞通胀”对于传统的国家干预和福利国制度受到挑战,随着里根和撒切尔的上台,八十年代以来的新自由主义为了适应高度全球化的生产方式,提倡更为灵活和更适应复杂竞争环境的生产体系。这种体系提倡弹性用工,非全日制就业人数增加;蓝领下降,白领增加,导致工人阶级在生产上的分散(一个富士康厂区有几万人,一家咨询公司呢?);削弱工会,工会会员人数和入会率大为下降,集体谈判作用下降;女性和外籍劳工比例增加。工人阶级内部的多样化,侵蚀和瓦解了原有的工人阶级共同体,从福特制下“组织化的资本主义”走向“非组织化的资本主义”。

在这个非组织化的资本主义中,虽然因为削弱了福利制度和国家干预,带来了工人阶级抗争性的增强,但是由于强化了无产阶级内部分化,也导致集体行动能力的下降。

后工业时代的革命主体危机 - 知乎专栏

后工业时代的革命主体危机

胡德一时痛快,后果难以预料。

胡德曾经说:

支持XX策略,反对XX现状等等诸如此类的言论,很大程度上只取决于这一点,是否有利于我们的事业。在这之后,又要细分,是短期利益利益重要还是长期利益重要?能不能把这两种利益统一起来?如果不能又该如何权衡?说得简单一点,观点如何并不重要,支持X观点能让我们影响扩大则支持,反对X观点能让我们影响扩大则反对。

共产主义者为什么要支持女权主义者的‘反婚反育’言论?

手电筒不能只照他人不照自己,现在自然也要问:

我们是不是为反击了反动派的言论而感到高兴?是不是为辩论的一时胜利而感到自豪?是不是为自己的主张得到承认而心怀满足?

共产主义者为什么要支持女权主义者的‘反婚反育’言论?

那么我看知乎也看了几天了,还是觉得……闷声发大财是最好的。你在知乎高呼争取领导权,就有利于争取领导权了吗?对共产主义者而言,比较实际的事情恐怕还是,在有机会的时候将有条件的女权主义组织或者LGBT关怀者收编为共运的一部分,确保无产阶级认同,防止身份政治割裂基本盘。

考虑到大量女权主义派别和马克思主义水火不容(我知识水平有限,不知是否说错)网上博彩,到站下车估计是免不了的吧。不过在那之前,即使明知世界观有根本差异,为什么不保持一种“(马克思主义)女权主义,我怎么能不支持”的态度呢,如果有人问起,可以再在具体情境下解释“我们支持的是何种女权主义”。(唉,说到这里,我还不知道现有的亲马克思主义的女权主义是否堪用)